意大利。五漁村


在一個村散個步,再到另一個村看日落,然後再到另一個村吃個晚餐,這就是我們在五漁村所做的事。

五漁村(Cinque Terre),顧名思義就是五個漁村。由南往北是Riomaggiore,Manarola,Corniglia,Vernazza,和Monterosso。雖說是五漁村,其實有一個村莊並不靠海,而是在山上,那個村就是Corniglia,也就是我們沒去到的唯一村莊。

要到五漁村這個位於意大利北面地中海邊的村莊,最方便的交通工具是火車,我們從人字湖(下次再寫)搭火車到La Spezia轉站,從這裡可以到五漁村裡的任何一個村莊。村莊與村莊之間距離不遠,搭火車也只需幾分鐘路程而已,一不注意的話,很容易就過站。

不想搭火車也可以選擇步行,這裡有把五個村莊連接起來的徒步路線,有時間的話是可以慢慢沿著這沿海岸而建的步道,倘佯於山海之間。。不過可惜的是我們去當時,Vernazza-Corniglia-Manarola之間的徒步路線是關閉的。後來我們就只走了一段在Manarola和Riomaggiore之間的一條愛的小徑 (Via dell'Amore),才20分鐘行程,平坦的步道,老少咸宜,結果我們來回走了兩次。

火車在一個隧道裡停站,那就是五漁村之一的Vernazza,也是我們過夜的地方。走在道路上,发现到处泊的不是車子,而都是船隻,不過這裡卻聞不到一丁半點的魚腥味。村內的建築外牆多以鮮明色調粉刷,就如我們之前去過的波西塔諾

在這小小的村莊裡要找到我們的住宿並不難,只是我們的房間是在最高一層,拉著我們沉重的行李爬樓梯,真讓我們給累倒,幸好我們住的房間是我們喜歡的閣樓,從這裡可以看到美麗的風景,聽到教堂的鐘聲,还有不遠處的海浪聲。我們好像跟閣樓有緣,在許多地方旅行時都住在閣樓上,對著這種45度斜屋頂的閣樓有著莫名的喜好,莫非這是怪癖?哈。


Vernazza,這裡泊的不是車子,而是船隻。




我們的閣樓房間。

打開窗就可以看到美麗海景。

我們剛到時其實下著雨,幸好不久後就雨過天晴。

各有所思。

每當教堂的钟声响起,不管你走在哪條小巷,鐘聲都會悠扬的散落在你的耳邊。



Manarola。

愛情小徑,一路上都是鎖,這情景在世界各地許多地方都見怪不怪了。

可憐了植物們了,為了人類的愛,而被毀容了,請大家別再為難它們了。

為了愛,你可以為我做些什麼瘋狂的事?

為了愛,我可以在冰冷的海裡。。。裸泳。。。







愛情小徑的另一端就是美麗的Riomaggiore。 




沿著山壁層層疊疊的房子。



Monterosso。

夜裡的五漁村顯得特別寧靜,來這裡的遊客多是一日遊,傍晚前就已離去。

以至於餐廳裡也顯得冷清,只有兩三桌客人。

享受著那幾乎被海鮮淹沒的海鮮飯。

隔天早晨的Vernazza,跟來時迎接我們一樣,又是陰天來送我們。

 Ciao,Cinque Terre。

Sky B

晚上十點半,當我們在房間裡談天之際,子瑜突然覺得有水從大腿內側流下,應該是破水了,雖然不確定,不過我們還是馬上拿了幾個星期前已經準備好的待產包,然後開車到醫院。

在當天晚餐時我們還在開玩笑說不知孩子幾時會想出來,會不會是當晚呢,因為政府醫院給的預產期就是當天,想不到晚上就真的破水了,搞得我們有些許緊張。在路途中,子瑜開始覺得腹部有少許陣痛了,只是當時她還不確定是不是宮縮陣痛,畢竟沒經驗。

十一點多到了醫院,給了護士入院信,問了些問題,我倆就直接被帶入產房了,而我就得去辦入院手續,走在寧靜無人的走廊上,彷彿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。

回到產房,助產護士正在進行胎心率檢查,過後再檢查了解宮頸口開大情況,說已開了三指。隨著時間的移動,子瑜呼吸開始有些急促,覺得陣痛越來越頻密了,沒幾分鐘就來一次,一次持續大約30秒,看著她痛苦的樣子,覺得好心疼。在幾個月前,子瑜就已決定要自然分娩,也決定了要打無痛分娩針,所以事不宜遲,趕緊告訴護士確定要打麻醉針。

看著那比捐血時用的針還大只的針戳進去子瑜的脊椎時,感覺好像會痛,不過子瑜說沒感覺,因為陣痛已經超越了任何的痛。麻醉針要最少45分鐘才會生效,這期間,子瑜唯有咬緊牙根繼續忍痛。聽聞打了麻醉針,就會一點痛都感覺不到了,不過過了1小時,陣痛的感覺依然存在,而且有越來越痛之勢,於是再把麻醉師叫進來,幫忙把點滴速度加快。。。

到了凌晨三點鐘,終於宫頸口开全,push的時刻終於來臨,助產士告知在宫缩时,先深吸气,然后屏住气像排便一样向下用力。。。火力全開!

只是,半小時過去,孩子依然出不來,子瑜也快精疲力竭了,醫生因此決定來幫子瑜一把,而且要出動真空吸盤把孩子吸出來!看著孩子被吸盤吸著頭部被拉出來,頭型都被拉長了,看得有些心驚膽跳,終於,哇哇聲響起,孩子平安出生,我手握剪刀,把孩子的臍帶給剪斷,有如剪彩一般,慶祝孩子的到來,我們終於正式為人父母了,時間定格在凌晨3點52分。

朋友為他取了個乳名,叫Sky B,因為當他還在媽媽肚子裡時,就已經在天空飛了超過10次,而且MSKY的名字裡也有SKY,所以就這樣稱呼他了,哈哈。

剛出世,北鼻只能看到模糊的景象。

突然來到未知的世界,不知會不會覺得害怕呢?

不管了,還是睡覺最重要。

小小的北鼻,真的好可愛。

屬於我們的小王子,Le Petit Prince 。


小手和大手。

朋友送的禮籃,剛好籃子可以拿來給他睡。

夢裡不知是否想著旅行呢?呵呵。

躺在媽媽的懷裡最好睡。

Sky B 初次與Xmas見面。

嗯,不知今天要做些什麼好呢?

還是單眼皮的。

感覺他突然就長大了,三個月大,可以抬頭了,也開始有了雙眼皮。


要去洗澡了嗎?我還沒睡夠呢。。。

母子倆,睡覺覺。

從一開始的哭包,到現在越來越愛笑了。

頭髮越掉越少,不過我們還是決定不帶他去剃光頭。

四個月大,開始比較會坐了。

只能說,時間過得太快了,從懷孕到現在,感覺一眨眼就過。

五個月大,可以比較自在的抬頭,轉身。

Sky B:“謝謝爸媽 !我終於有了人生中第一本護照!可以三個人的旅行了~”




轉眼,Sky B 已六個月大了,我們這個初手爸媽也逐漸適應了有他的存在,雖然我們的時間因此被偷走了,不過每天都過得很快樂,不祈求什麼,只希望他能平安健康的長大。



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

Daisypath Anniversary Years Ticker